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赶集网CEO杨浩涌创业如何绝处逢生

发布时间:2019-11-10 21:34:55

赶集CEO杨浩涌:创业如何绝处逢生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如何安然渡过一次次生存危机,在一个个关键节点都作出正确的决定,是每个创业者在创业周期中最常见的挑战。

2001至2004年期间,杨浩涌曾先后任职于数家位于美国硅谷的高科技公司,曾在全球最大的络安全设备公司Juniper Networks的核心开发组任系统专家,有份稳定且不算太累的工作、拿着不菲的薪水 可以想象,如果留在国外发展,杨浩涌未来的生活是非常舒适的,但是,他选择了回国创业。杨浩涌很坦诚地说: 其实刚出国的时候,就打算以后要回来,那时就是想出去看看,长长见识,学些东西,然后回来自己做些事情。

就是这么简单的初衷,让这个年轻人义无反顾地在2004年的冬天回国,以一股前所未有的热情投身于互联创业的大潮中,短短一周时间内,搞定公司注册、租办公室、招聘员工等事宜,创业初期和员工一道熬夜编写程序、骑自行车跑遍北京的大学校园、转悠宿舍楼发放传单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 赶集 ,这家中国最大、最活跃的本地生活信息门户站。

大多数技术出身的CEO都不善言谈,但很明显杨浩涌不属于这类,他随和、坦率、不事张扬,回顾这5年多的创业历程,赶集几度绝处逢生,杨始终是淡淡的口吻,但听者分明能体会到其间的惊心动魄、生死攸关。

借来10万美金

狮子座的我,从小骨子里就有不安分的因子。在天大读本科的时候,我就和几个同学一道,承包了学校的电影院。在中科大读研究生的时候,我还做过新东方的图书代理。1997年,很多人月工资也就千把块钱,而我那时一个月已经能赚一万块了。

到了2004年6月,硅谷有很多人都在创业,受到他们的影响,身在美国的我也跃跃欲试,还找人借了10万美金,但父母一听说我要回来创业,都极力反对,他们很担心:如果事情没有做成还把钱赔光了怎么办?那时候国内的薪水也没有现在这么高,估计我能找到月薪两万左右的工作,那样的话,10万美金也得我还上好几年呢!而且将来就不好再进入这个行业了。但看我愿望很迫切,父母亲给我一个建议:让我先等6个月观察看看,如果真的很想做再回来。

那时我的想法是把全美最大的分类信息站Craigslist复制到中国来,这个站类似于无需预先登录的BBS,用户能在上面发帖买卖二手货、交友、租房子、找工作,我就曾用它卖掉了自己的吉他和沙发。这个站现在每天有超过4000万人登录,可以算是分类信息站的鼻祖。

这之后的6个月里,我一边申请绿卡,一边拿着商业计划书找VC,先后接触了几家大的VC,他们对我的东西都表示出兴趣,但往往一谈到实际层面,就没音信了。

那年9月份发生了一件事情,更加坚定了我立即回国创业的想法。起因是我将商业计划书发给了几家VC,其中有一家VC找我去介绍项目,我去了,看到合伙人的旁边坐着另外一个中国投资人,心里很是不爽,于是很快地介绍完项目就离开了。后来和这家VC因为持股比例和投资等条件没有谈拢,我就约了这个投资人出来吃饭,我对他说,第一,我不希望你抄袭我的点子;第二,如果你真想做的话,我们一起做。但他提出的条件很苛刻,我无法接受。这样一来,我心里就很紧张了,脑海里始终绷着一根弦,想着这个人可能行动比我更快,所以我要抓紧时间,赶在他前面回来,终于下定决心辞职。

我清楚地记得下飞机那天是2004年12月24号,到处洋溢着一派圣诞节的气氛。一周时间内,我火速搞定了公司注册、租办公室、招聘员工等事宜,在清华科技园学苑大厦一间70平方米的房子里开始了创业旅程。

两度绝处逢生

2005年3月20号,赶集正式上线,到4月份全国分类信息站有200多家,6月份的时候逼近2000家,搜狐、新浪等门户站也纷纷加入进来,我顶着巨大的竞争压力,但在员工面前,还要表现出很有信心的样子。我做了一下预算:10万美金折合成人民币约80万,每个月房租和市场成本是3万,10名员工,人均月工资2000元,每个月要支出5万元,这样能坚持16个月,到那时再吸引不来投资游戏就结束了。

好在情况很快出现了转机:当年的六七月份,赶集已经从同类站中脱颖而出了,那时几乎所有的站都在做全国业务,赶集最开始也做全国业务,后来我想想觉得不对:我刚回国几个月,广东、深圳等城市我都没有去过,怎么去做这些市场?我决定只做北京市场,而且只做三个类别 交友、租房和二手货,聚焦于重点城市和重点业务,这样一来,市场宣传就非常有针对性了。半年以后,这些做法带来的效果已经很明显:虽然赶集的总访问量在分类信息站中并非最大,但其北京地区的用户访问量则稳居第一。赶集提供的分类信息所面对的服务对象与内容超越了门户站,这也正是为什么在美国,人们都爱上Craigslist,就是因为他们想干某件事时,这个站的这类信息足够多和有效。

也是碰巧,当时Google正打算进入中国市场,但中国政府还不允许外资公司拥有ICP(互联内容提供商)牌照,Google因此需要一个中国合作伙伴。经朋友介绍,我和Google的人见了面,聊得很投机, 2006年初,双方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运营域名,我们每年从这家合资公司的收益中分得一部分,所得资金不仅足够维持站运营,而且能做更多推广,赶集终于不用担心生存问题了。

2006年,赶集进入了上海、广州和深圳三个一线城市。每进入一个新城市,我们都先在这个城市的地方站上遍撒广告,再跟踪访问量源自什么站,逐步在半年后收缩为仅在少数效果好的媒体上投广告。这时很多VC主动找上门来,我对投资人说,如果你们再给我们投80万,我就有信心把上海的竞争对手打败。

2008年6月份,我们拿到一笔风险融资,然而,很不幸地,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VC们开始谨慎了,或者对项目重新评估,很多连股权协议都签了都不投了,那个时候找VC谈项目,他们问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们盈利吗?不盈利就不要谈了。 那几个月其实过得蛮艰苦的,每天睡觉前我都会想:这笔钱越用越少了。我们几位管理层都不拿薪水,还自己往公司垫钱。就这样硬撑了8个月,到2009年4月份,赶集终于真正开始盈利了。

切准价值点

很多人都以为站就是写代码,在上发一些帖子就是分类信息,然后找一些商家谈一些折扣回来,这个页就可以赚钱了,看起来门槛很低。其实不然,分类信息站的市场需要慢慢培养,这是个短期内无钱可挣的行业,事实上,这几年绝大多数分类信息站就是因为缺乏资金和推广,撑不下去而死掉。到今年,真正做行业分类信息的站只剩下了三家:58同城、百姓和赶集。

我最早的想法是直接把Craigslist的模式复制到中国来,后来在做中国市场的过程中发现,事情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在中国做分类信息站,推广费用更高,所需的人力成本也更多。因为赶集的用户和Craigslist的用户一样,最在乎的事情就是信息是否足够多,以及真实有效。

赶集的价值是实实在在为用户解决生活中的问题。举个例子:一个想闯荡北京的人出火车站后,余下的一切都可以交给赶集,找房子、找一份理想的工作、找几个志趣相投的朋友 这些赶集都能帮你办到。目前赶集的服务领域几乎涵盖生活的各个方面 租房、招聘、家政、维修、二手物品买卖、交友,甚至拼车和恋爱。

2009年赶集的年收入达到上千万元,但和Craigslist相比,仍然有很大的差距:据调查机构AIM Group估计,Craigslist在2009年的营收额超过1亿美元。如今在全美的搜索中,排名第一的不是Google,而是Craigslist。

在我看来,只要把流量做上去了,产品和服务跟上去了,其他如收入、盈利这些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移动互联是大势所趋,作为通信工具,打这种功能已被用户广泛认同,3G来了、移动互联也来了,它会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

在上下班路上、在等车时,你只要查询基于位置的生活服务类信息,就能把许多事情办了。我预计,未来两年内,赶集的无线业务会超过整个互联上的访问量。

我们鼓励员工不断创新,比如我们的技术人员正在开发和即将上线一项新业务,叫 租房呼叫转移 。用户担心放到上会被人骚扰,我们就做一个虚拟的,把这个转接到用户的上去,等用户租完房子就把这个连接断掉,这样就不会暴露个人。

几年过去,创业时不到10人的公司现在已经发展到几百人,扩张的速度很快。但我希望,我和员工始终都能保持一股创业的热情。

在管理上,我提倡简单和透明,就和我们的站风格一样:简单、易用、无不相关的页面修饰。我们努力为员工营造宽松自由的工作环境,我们很多年轻员工都穿T恤和拖鞋来上班。

5月份我们刚获得诺基亚成长伙伴基金和蓝驰创投2000万美元投资,这笔资金有助于我们进一步实现业务拓展,我希望人人都用赶集,使它成为中国分类信息的领头羊。

家居优品
拆迁安置
娱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