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灵语者 第九十章 灵根之争 十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6:24

灵语者 第九十章 灵根之争 十

魏真一路疾驰,直奔行了数十里,这才靠在了一处土墩石柱之后坐了下来。

“他怎么也会在这里?”奔行之中,他居然看见了另一个熟悉之人,却是慕青莲身边唯一剩下的陆石。

除了此人之外,魏真又发现了其他几名奴院弟子,这些人的出现,让魏真联想到了在南宫逸获得风灵根的一刻,众人离开那座半边宫殿的一幕。

“难道説,一旦有人获取灵根,所有人便会被传出那一地?”他眼内目光闪烁,觉得唯有如此方能解释得通。

魏真沉思一会,拿出那名岘天派弟子的储物袋,魂识探入其内,将里面的物品尽数取了出来。

他目光匆匆一扫,先将二十余颗土黄色珠子收入灰袋,旋即拿起两个xiǎo瓶,打开其中一个,里面尚存五颗丹药,正是补充灵力之物。

魏真心中一喜,取出一颗丹药直接吞下,过了约莫一炷香时间后,他再次睁开眼来,黝黑的面孔涌上一丝满意的神色。

“这些大宗弟子随身携带的丹药果然不错,慕丁山如此,匀巳也是一样。”吞下一颗丹药后,他的修为竟已恢复得七七八八。

魏真再次打开另一个xiǎo瓶,里面却仅有一颗紫青色丹药,瓶盖揭开的一刹,便有阵阵浓郁的清香涌入鼻尖。

这是一颗属于灵师阶段的疗伤绝佳丹药,只要不是即刻毙命之人吃下,也能保住一线生机。

魏真的目光最后落在了一把只有巴掌大xiǎo的短剑之上

灵语者  第九十章 灵根之争 十

,他缓缓端起,一股属于灵尉的气势顿时压面而来。

短剑内光晕流动,虽封存极好,仍有丝丝凌厉剑意溢出,割手刺痛,想来这把短剑就是那名岘天派弟子的保命手段。

魏真惊叹一息,虽然不知晓这短剑的启用之法,却仍是将之收入了自己的灰袋内。

此刻除了这番意外收获的喜悦,他心中竟萌生了一种打劫进入通天柱内各大宗派弟子的想法。

但这种想法仅是一闪而过的念头罢了,魏真挖出一个尺深xiǎo坑,将空荡荡的储物袋埋入了进去。

“那些土黄色珠子此人也收集了不少,究竟有何用处?”其实,他内心已有了一个初步判断,珠子内的土灵气既无法吸收,或许便该是进入某个特殊之地的手段,但终究是如何用法,而是否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却是无法断定。

魏真跃上一根石柱,脚尖一diǎn,瞬间立在了一个花茧之上,举目四望,极远的地方,仿佛是这片石柱地带的中心,一个黑diǎn隐约浮现在视野内。

他看定方向,拟定了行进路线,继续前行,路上偶尔斩杀一两头人形怪物,行动之间却xiǎo心谨慎了许多。

若他猜测未错,进入青风世界之内的人此刻均已到了这里,彼此间的争斗暗杀难以避免,但能避则避,最为稳当。

深灰色土层构成的天幕间,无尽花瓣时时飘落,却再无一片落在地上,仿若有一股无形力量操控着它们,直朝一个个花茧坠落而去,如同封印一般遏制着其中的人形怪物。

魏真中途休息了一次,他收集的土黄珠子已达七十颗之多,却仍未能摸清之中的奥秘。

“他们此刻不知如何?”魏真蹲下腰,凝视着眼前黄土堆里生出的一株“无根花”,这是他遇到的第二株了,心里却想着香舞衣、慕紫音、xiǎo黑黑和匀巳等人。

至于这“无根花”,是否真如岘天派那名死去的弟子所言那般神奇,这个问题只有待出去之后询问温岚了。

他绕过一片石柱,正待继续前行,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女子的轻叱之音。

“这是谁?”这道声音魏真并不熟悉,但令他起了一丝好奇之心,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缓缓潜行了过去。

潜行数十米,魏真自一根石柱后面探出半个脑袋来,正前方不远处,一男一女正被四头人形怪物包围在中间,两人依背应对,并不见丝毫慌乱。

他定睛一看,那名娇美女子仿佛有些眼熟,而那名青年男子却是被他一眼认了出来,正是五行宗的宋道云。

这二人均是九级灵师,宋道云虽然被香舞衣的毒液毒瞎了左眼,但整体实力并未下降,想是他们自忖实力不弱,为了尽快获取土黄珠子,竟然一次引出了四头人形怪物。

在魏真偷窥的这一瞬间,两人已然斩杀了一头人形怪物。

想到宋道云几番为难,若非林少少解围,説不定自己早被此人诛杀了,而香舞衣的那一句——“替我杀了他”犹在耳边回响。

魏真这些念头在心间只如电花火光一闪而过,他却不再犹疑,身形一个急冲,黑木短弓在手,一箭“苍灵箭”直朝那名女子射出。

娇美女子正与一头人形怪物相斗,眼看就要得手,突觉一股劲风自背后袭来,她右手长剑回身一挡,虽未受伤,却受了影响。

“哪个混蛋敢偷袭——”她话音一落,眼前一个眩晕,又有一道青光迎面疾射而至。

却在此时,宋道云流星锤挥过,助她挡过了这第二箭,但那头人形怪物并未受苍灵箭的影响,重重一拳砸来,正中女子的胸口。

娇美女子惨呼一声,身体直若断线般飞出,口中鲜血连喷,虽然人形怪物的那一拳尚不致命,却令她委顿在地,丧失了再战之力。

宋道云压力陡增,却不清楚偷袭之人谁,心中又气又急,怒吼一声,流星锤焰火迸发,一连串虚影飞出,强杀了一头人形怪物。

此时第三箭又到了身前,宋道云沉住气,手腕弯出一个弧形,“流星曳尾”以微末之势破去了偷袭的第三箭。

“原来是你!”他胸口剧烈起伏,“流星曳尾”这种灵技施展起来消耗不xiǎo,不过他终于看清了偷袭之人。

魏真却知不能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又是一记“青冥箭”射出,同时脚下一个加速符,右臂却贴上“钧力符”,速度骤然提升了两成。

他只想速战速决,一出手便调用了体内的那一股力量,一缕黑意缠绕着拳锋,拳芒如电,直线而击。

“你怎会魔族灵技?”宋道云眼内震惊,神情却并不见慌张,流星锤环身一圈,身周顿时出现了五道锤影,拖起道道长长焰尾,正是五行宗灵技“五星连珠”。

两头人形怪物在焰尾中霎那蓬散开去,化作了两堆黄土,宋道云面色也是一白,连退数步,一口鲜血被他强行吞了回去,魏真的一拳直伤到了他的经脉。

他右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个xiǎo瓶来,被他直接震碎,看也不看将瓶中之物倒入了口中。

“逼我用掉一颗‘火云丹’,你真该死!”宋道云面露阴狠,眼中杀意如墨。

魏真暗叹一声,终是体会到了这些大宗弟子的手段,岘天派那一名弟子若非过于轻敌,恐怕当时身死的不知是谁了。

他不敢再有丝毫保留,大拇指一竖,全身灵力霎时汇聚如流,一指斜斜diǎn出,正是“残灭指”。

这一指太过于突兀,宋道云虽早已有防备,却是没想到这一指威力更甚,堪堪避开了身体要害,右臂间一个血洞赫然出现。

魏真一击奏效,面上并无半分喜意,“灵斗拳”再次轰出。

“一个区区灵奴,居然将我逼到如此境地?”宋道云接连狼狈避过几番攻击,眼内闪过一抹凶狠之意。

他身体趔趄欲坠,左手却突然一扬,飞出一物,却是一支仅有两指余宽的金镖。他等待的正是这一机会,之前步步退让,不过是令魏真误以为他已山穷水尽,再骤起发难一举毙之。

这支金镖看似毫不起眼,却是眨眼即至,仿若穿越虚空一般,每一次出现,威势便增长一分,三次之后,镖身已然化作一柄金色大刀,直朝魏真当头斩下。

宋道云却不知,魏真同样等的就是这一刻,眼见金镖临身,他立将得自岘天派弟子的那把短剑一掷而出。

这把短剑的启用之法他虽不知晓,却是仔细琢磨过一番,依他所想,这种保命手段一旦受到外力所激,便会自行苏醒,并不需要特殊的宗门手法,这也正是他敢于袭杀宋道云的倚仗所在。

果不其然,在感受到金镖所化大刀那一股凛冽杀意的刹那,短剑蓦然一幻,剑身暴涨,嗡鸣一声,瞬间与之触碰在了一块。

一声轰响过后,附近一丈之内的石柱尽数被摧毁,连带其上花茧内的人形怪物,变得荡然无存,倒地的娇美女子被这蕴含灵尉一击的余波所及,却是死得冤枉了。

“这是岘天派之物,怎会到你手里?”宋道云面色剧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魏真冷冷抹去嘴角的血迹,并不理会于他,修拉剑遥遥直指,对着宋道云最后一斩。

“你杀不了我?你——”宋道云心内一慌,流星锤护在了胸前。

他话音未落,一道殷红剑芒穿过,直接将他尚未説完的话掐断了。

魏真不敢停留,吞下一粒丹药,抓起宋道云腰间的储物袋,奋力逃离而去。

这一番争杀,两人动静过大,必然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费用高么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能用医保吗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看病如何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收费贵不贵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