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神煌 第五三四章 心灰若死(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

发布时间:2020-01-16 20:29:05

神煌 第五三四章 心灰若死(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

第五三四章心灰若死(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

“血骑戟!斩!”

随着宗守大戟,蓦地横斩那四千二百五十一杆大戟,也齐齐挥出

四千余道血色刃芒,顿时横扫天际汇在一起,又仿佛是出自一人之手

而刃光过处,正是那四百云龙铁溅的方向

“轰!”

一声气劲交击的震响,四千二百五十二道戟光,先是将那四百人的云龙罡气,彻底的震散接着就横扫而过,犀利无比,就如是割麦一般,将足足数百名六阶云龙铁溅的性命,全数带走

当刃光彻底扫过时,四百人里,只剩下了一人残存↓是凌云宗,那位带队的九阶长老№上是伤痕累累,可见白骨■天发出了一声悲啸,苍老的面上,竟现出了泪痕

可他周围的那些正在坠下的云龙铁溅尸首,却仍是一丝丝血气被带出抽走,汇至下方,那四千血骑甲中

宗守则是默无表情,眼眸之内,只一丝精芒略闪武道踏入七阶,他对这支铁骑,是愈发的掌控自如了

血骑增加千人,战力也增了近一倍!

“举弓!血骑杀箭,随我齐射!”

随着宗守的声音,四千二百五十二张血色大弓,纷纷张开弓弦之上,也搭上了血色长箭

就在疾奔之时,一齐射出

“嗡!”

这天际之间,就仿佛多出了四千多的流星,由下而上一波箭羽,将那二百道灵玄风士,全数笼罩覆盖

而后是纷纷爆开,炸出无数的血光而当那耀眼刺目的红芒散去时,那片天际,却只剩下了一些碎散的血肉一团血云,在纷纷坠下

此时四千血云骑,距离周围汇拢过的几十万铁骑,近在咫尺

可手中却仍旧执着大弓,来不及更换

宗守却毫不在意,继续箭搭弦上,眯着眼,看着天空中,还剩下的那些道兵

也就在这瞬间,血云骑与前方的庞大铁流〔击在一起

可这一霎那,上眼的却是湮灭所有骑士,只需还未到先天,几乎都在接近千丈的瞬间,就被这队血色骑军周围的血云,无声无息夺去了性命所有的精气血液,也都被这血雾夺走,加入其中

而即便是四阶境界的先天武师与出窍灵师,亦是在百丈之时,就再无法支撑

随着这四千血骑踏过,这数十万骑军之中,立时出现一片恐怖的空白!

当那一万六千余只铁蹄踏过,地面之上,全是残破不全的尸首□至其中不少,已经化作了森森白骨

仅仅十几个呼吸,就有十数万人,无声无息的亡灭!

“嘶——”

在那山坡之上,金不悔是倒吸了一口寒气,愣愣的望着眼前这一幕

先前还在想,此处数百万人即便血云骑,当杀猪一样宰,大约也需每人千余刀才可

——却不意最后看到的,却是如此恐怖之景!

这就是血云骑?上古第一铁骑的神威?

“没什么好奇怪的!”

雷动摇了摇头,神情是复杂之至:“能吸纳人的气血精气,可增铁骑之威只要还有生灵可屠杀,就可接连数日持续作战♀便是血云骑,上古时代,号称无敌之因!你可知在武烈国的时代,所有五阶之下的武修灵师,都是上不得战场的?只因所有武宗以下,若与这血云骑对阵除了被这血云吸取精血,成为血云骑可随时借用的血煞元气之外,就没有别的可能——”

一边说着,雷动一边望着上空,那层淡青色的天幕

短短时间,那层光幕,越发的凝实了♀十绝穹空阵,已彻底隔绝了这片天地

宗守他,今日是欲斩尽杀绝么?

——一宗之灭,一国之盛,原来如此轻易

“就是如此!”

天器闻言一笑:“今日之后,这世间,再无上霄玄灵——”

挥手示意,那些崆器宗弟子,都已会意※前行去,大约距离那上霄山,三万三千丈之时把那一架架的元灭神弩,再次摆放妥当

这个地方,才是最佳的射距

除了那四十七阶巨弩之外,六阶的元灭神弩,竟亦有足足四百之巨,纷纷将兽晶填入凹巢

雷动看了一眼,顿时是唇角微抽:“你们崆器宗还真是大方,七阶兽晶都敢这么挥霍≮守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这么舍得下本钱——”

天器哈哈大笑,全然不以为忤而就在他笑声之中↓百兽晶精元化作的光束,齐齐射出,朝那上霄山方向,轰击而去

当元灭弩击发之时,除了一声声沉闷的灵爆之外,就别无其他的声响

可当那数百刺目的元力光束,轰在那上霄山腰时时是山摇地晃,恐怖的波纹,从那处开始散开音墙震荡之下,所有一切,都为齑粉

无数金色符纹灵禁,显现在山体之外,却已是残破不堪!

而此时在上霄山下,那座帅台之上◆凡也是双耳溢血,不过此刻更令他在意,却是身前那在一万五千丈之外,正冲击而至的四千血骑!

铁蹄踏过之处,这些血色骑士,甚至无需出手只是周围的血雾稍稍沾到,他部下的那些精锐,就纷纷死亡

血煞之气,也是弥漫千里!

短短十数息时光,四百云龙铁溅全灭!二百道灵玄风士全灭!

他摆放在正面,那十四万装备着灵器,至少都是武师境界的精骑,也同样是全灭!

不久前那还有如狂涛般的攻势,是冰消瓦解!

“血云铁骑?武烈国!”

阳凡发狂一般的回过头,目光如刃:“谁来告知本王,这什么劳什子血云骑,到底是什么东西?”

此言一出,其余诸城之主,也都同样是疑惑不解的四下看着

毕竟是一万余年前的事情,所知之人甚少,此时也没时间去打听

却只见周围,那诸宗修士,都是面如土色,根本未有答话之意其中几人,甚至纷纷飞起朝那上霄山方向奔去

最后还是在阳凡身侧,那七旬老道,冷冷言道:“说了又有何用?你只需知晓,这血云铁骑只需两部,就与我宗四百云龙铁溅抗衡——”

又看向了上空,那片天幕:“今日之战,那位妖王是欲斩尽杀绝!你我等人,不胜则亡!只能死战——”

这句话说出,却无人响应那诸城之主,就已纷纷往后奔逃

其实先前,见那血色铁骑奔来之时,众人就已生出了此念

此时这老者的言语,更是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都是聪敏之人,乾天山以十绝穹空大阵,封锁天地之意,他们怎可能不知?

也只晓若不将这只血色骑军,彻底覆灭,那么等待他们的,就只有一死而已——

可问题是怎么去拼?又拿什么去拼?

一部骑军,按照高阶道兵通常的编制,应该是三百之数,两部就是六百人

换而言之,眼前这四千二百血骑,就相当于两千八百云龙铁溅

如此规模的高阶铁骑,横扫东临云陆,都足够了♀里区区三百七十万甲士,连给人填牙缝都不够!

可若是此时逃离,或者还有机会,在这十绝穹空大阵之上,破开一丝缝隙——

阳凡亦是怔怔的立于原地,目眦欲裂,咬牙切齿

心内这一刻的冰冷,简直是难以言喻,浑身上下,都是刺骨的寒意

自信十足的跑过来,以为能解决这未来强敌☆后却是以这结局收晨

对面的那位妖王,此时定然是嘲笑他,不自量力吧?

回思过往,一切所谓,却宛如是蚍蜉撼动大象,实在可笑

明知对面的宗守,目光根本就不在他身上◆凡却依然是只觉面红耳赤,感觉周围之人,都在讥笑着自己

那人所有的谋算,早已与他不在一个层次一直锁定的真正对手,也是东临诸宗,而非是区区一个千城盟

那么自己算什么,小丑么?

“噗!”

上霄山巅,雾月蓦地一口精血吐出而后面上,是灰败如死

上霄山的山体,此时正承受着那元灭神弩,第二波的震荡冲击,他却浑然不觉

——完了,全完了!二百六阶道兵,对那些圣地大宗,或者不算什么

可在道名宗而言,却是道门中的真正精华所在□至门中,那些所谓的精英弟子,也未必能及得上

七成的实力,今日却是一夕之间,尽葬于此!

道明宗无有了这些杀人利器,日后还何以镇妖邪?

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更谨慎才是,根本就不该来

此时元空,也同样是面无人色

四百玄龙铁溅已亡,二百道灵玄士兵,亦已不存可他们上霄宗的上清玄雷士,同样离覆亡不远,倾覆在即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当初血云铁骑,是怎么覆灭的?还不是亡在苍生道的手中?”

“正是!万载之前,濒近覆灭的苍生道,能做的事情,我等未必就不能办到——”

“我依稀记得,是以寒系灵法,凝固血雾再以唤灵之法干扰,使其骑甲中的灵阵出现破绽!”

“可这方法,不是说在三百人之下才能有用?如今这铁骑浩荡,该怎么出手?”

@#

南京肛泰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电话多少
北海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淮安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宿迁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