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亡灵界传奇之俺是仙人 第二百六十三章 真正的药剂调配

发布时间:2020-01-16 18:46:51

亡灵界传奇之俺是仙人 第二百六十三章 真正的药剂调配

韩风饶有兴趣地看着斯里,眼中不由闪过了一丝讶异。

此时站在长条桌前、面对着桌上一堆药剂设备的斯里,就像是突然换了个人似的,有些干瘦的身躯明显绷紧,那张马脸也变得异常的庄严和肃穆。

看着这整个人都在突然间散发出了一股无形气势的二级药剂师斯里,韩风也不由得稍稍收起了心中原有的轻视之意。

如果说在一百个药剂学徒中,可能会有十来个学徒能有机会成为真正的一级药剂师的话,那么要在一千个药剂学徒里才可能有一个学徒有机会成为二级的药剂师。

而数遍整个兰特王国,二级的药剂师也不会超过五十个。这也就可以看出,这位二级药剂师斯里大人在兰瑟小镇上的尊崇地位并不是毫无缘由的。

药剂学实在是过于深奥难懂,若果说部分的药剂学徒们还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成为一级药剂师的话,那么没有真正的天分和对药剂的狂热,是不可能成为二级药剂师的。

而作为一名真正的二级药剂师,之前斯里表现出的骄傲也确实有着其过人的资本,他对药剂学的热爱也是发自内心。

此时的斯里就正向大家充分展示了一名二级药剂师应有的风采。

原本喧嚣一片的四周人群已经彻底安静下来,全场的目光都已集中到了斯里的身上。而斯里对此却是毫无所觉,他全部的心神都已集中了起来,那双眼睛中有的只是平静与专注。

斯里的手动了,韩风也不禁将注意力都汇聚到了斯里的身上,精神感应能力更是全开。就好比将斯里和他身周的景象都一丝不差地扫描到了自己的脑海里,保证任何一点细微的动作都不会遗漏。

斯里先是取过了一个装着水的罐子放到面前的桌面上,然后从堆放在一旁的药草堆中挑出了一株药草,另一只手拿起了切割药草的专用小刀,唰唰两刀切头去尾,然后将剩下的药草中段部位顺势投入了罐中。

接着,斯里的左手没有丝毫停顿地取过了另一个装有淡红色液体的瓶子,右手拿着一个小吸管伸入瓶中,然后往那浸泡了药草的水罐中滴入了三滴淡红色液体,“嗤啦”的一阵轻响声中,那浸泡了药草的水罐里冒出了一些白色的水雾……

全场此时已经是静得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看着这位二级药剂师的药剂调配。这可是个极为难得的机会,一向神秘的药剂师的药剂调配可不是谁都能亲眼看到的。对大部分的普通人来说,一辈子都未必能有一次这样开眼界的机会。

斯里的动作并不快,姿态也不如何优美,但他的双手动作轻柔而稳定,一系列的药草处理工作显得精巧熟练,瓶瓶罐罐间的取用迅捷而自如,没有丝毫的错乱。

看着斯里的这系列操作,韩风的脸色也渐渐变得认真和凝重起来。

只从这位不过是二级的药剂师斯里的身上,韩风就不难看出,这个异世界中的人类所发展出的药剂学果然已经形成了相当完美的独立体系。虽然,韩风暂时还不能看出这套药剂学体系的巅峰已经达到了什么地步,但只从斯里对药草处理的方式来看,这种药剂调配已经是用另一种方式将药草本身的药性发挥得相当极致。

斯里向那浸泡着药草的水罐中滴入的三滴淡红色液体引起了韩风的注意。在他的精神感应能力的全力扫描下,韩风赫然发现,这种淡红色液体竟有着分解出那株药草药性的功用。

当然,这还只是大部分药性的分解。看着那水罐中已经由原本的翠绿色变成了暗红色的药草,韩风只凭自己的经验就不难看出,这株药草中蕴含的大部分药性已经被分解到了水中。而那已经变成了暗红色的药草里剩下的药性估计不到三分之一了。

但这也让韩风感到了十分吃惊。这种分解药性的方式看上去非常的方便快捷,甚至比之修仙界里的采用丹火提炼药草,更要快捷了许多。

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异世界里的药剂学还是有其独有的特点,绝对不能小看。韩风不由再度在心中暗自警醒一番。

默默记下了这种淡红色液体,若是韩风没猜错,这种液体应该是属于药剂师在进行药剂调配时必备的一些辅助药液。韩风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斯里的药剂调配上来。

从斯里开始动手的那一刻,到现在也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但他的动作竟是没有丝毫的停顿,而他的面前更是已经摆放了四个装着处理好的、或是正在处理的药草的瓶罐。而其中一个罐子更是放在了一个火灯上正在加热。

在斯里那不快却相当有序的连套动作处理下,几个瓶罐里装的药草或是冒着泡泡、或是冒着青烟、或是自动的在溶液中翻腾旋转……

这些瓶罐里那如同魔法变幻般的景象,看得四周的人们不禁瞪大了眼,心中大叫神奇。只是大家都不敢出声,唯恐打扰了斯里,只是屏住了呼吸,看得越发的专注起来。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韩风虽然对药剂学没多少了解,但他无疑也算是个内行人。只看斯里对这几种药草的处理方式和手法各有不同,韩风就已经是大感自己的收获不菲。

别看这斯里的动作做起来如同行云流水般的自然而快捷,但这里面却是蕴含着极高的技术含量。别的不说,单看那株被韩风辨识过的寒枯草。

这种寒枯草就如同它的名字,几乎是一碰到温度略低的东西,这种药草就会变成枯黄色,而其内所含的大量有用的药性也会因此而流失。但这寒枯草却并不只是对低温敏感,它也同样承受不住热度,即便只是盛夏的阳光也依旧会让它在顷刻间枯死。

若是在修仙界中,对这种奇特的寒枯草只能选用木属性的温火进行缓慢的一点点提炼,而且这还需要至少是炼丹大师以上的水平才有可能进行处理。

而韩风面前这位不过才二级的药剂师斯里,却是随手就将寒枯草投入微微温过的水罐中,然后滴入了两种不同的液体。仅仅是几分钟后,这株寒枯草的药性就开始从药草中缓缓的分离出来……

这种别出心裁的处理方式,让韩风也颇感大开眼界。

而接下来,随着桌上的瓶瓶罐罐里的种种药草在逐渐的变色、翻滚、枯萎、甚至是消融等等各异的反应中,斯里的神色却变得异常的凝重起来,双眼一眨不眨地来回巡视着几个瓶罐里的药草,他手上的动作也开始变得缓慢而更加的稳定……

随着斯里药剂调配工作的继续进行,韩风也不难从中看出其中的精妙之处。

斯里对各种药草在进行分解药性的处理时做出的判断,就和用丹火进行药草提炼时必须掌控的火候一样,都要求必须掌控得异常的精准,丝毫的偏差都可能让最后得到的药液的纯度不一。

而药草处理后所得的药液中蕴含药性的大小不同,也会对后面接下来进行的药液混合等处理步骤产生更大的影响。这就要求在药草的处理上必须做到无比的精确。

而接下来所要进行的药液混合等操作就要求更高了!不但要准确的判断出药草处理的火候,还要精确的计算好所需药液的分量和药液中所含药性的多少……

看来之前的自己确实是小看了这药剂的调配难度。光是这几种完全不同的药草处理方式,和那精确到毫厘的药液混杂模式,就让韩风感受到了这种药剂调配的方式中所蕴含的极高难度和技巧。

而斯里对各种药剂设备的一些相当精巧的运用方式,更是让韩风颇感惭愧。

却原来自己昨天所进行的固本培元药液和煅体药液的配制,压根就还算不上是一种药剂调配的方式。自己更像是用一种粗暴的方式将几种药草里的药性都压榨出来,然后随便的混合在一起。也难怪昨天的药液都有如此大的副作用了。

要不是自己有着相当丰富的炼药经验,能够准确的判断出各种药性的先后混合会产生什么样的作用的话,若是换了个人来,估计最后弄出来的就只会是废液甚至是毒液了。

看来这药剂调配的活计果然是很不简单,自己想学就必须得找个人从旁指点。扫了眼那边仍在全神贯注地进行着药剂调配工作的斯里,韩风不由微微摇了摇头,这斯里还只是个二级的药剂师,想要指点自己,恐怕水平还不太够。

下意识地将眼睛看向了一旁正笑眯眯看着斯里动作的罗拉,韩风的眼睛立时一亮――对啊,这里还站着个四级的药剂师呢。这罗拉老头虽然太过精明了些,不是啥省油的灯,但他不是对那些所谓的新型药剂感兴趣么?这可就好办啦。

罗拉正看着斯里那一丝不苟的药剂调配操作,也不由微微点头,这斯里的为人虽然不怎么样,但这二级药剂师的水平却是不假。

突然,罗拉的心里猛的却泛起了一阵无来由的寒意。一惊之下,罗拉不由抬头四顾,却正好迎上了韩风投射而来的带了点贪婪和看中了猎物般的目光。

看着韩风那张胖脸上立刻堆起的诚挚笑容,罗拉老头却只感到了一阵浑身发冷、头皮发麻……

淅川县人民医院
鞍山市传染病医院
四川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衡水治牛皮癣疗法
天津牛皮癣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