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阴阳天师 662.第662章 强者之意(1)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5:14

阴阳天师 662.第662章 强者之意(1)

对于令狐星的话,夏禹等人不清楚,可是以我这边的建议,是不怎么同意的,因为令狐星擅使血魂棒,得血魂棒棒法,独尊一门即可,若再学剑法,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请大家品出于朋友乃是老板的立场,我应该阻止,可换个角度来想,这是令狐星的权利,我不愿干涉。

夏禹默然片刻,转身看东皇太一说:“天尊,两者商谈,需要一个中间人,由我插在他们中,一来可看守,二来有什么事也可第一时间知晓。”

“你想去就去吧。”

“谢天尊。”

“告辞!”这个时候,我知道不能再留下去了,出言告辞,转身便走,出了殿堂,运转悬空奥妙术,腾空而起,伴随着雷电云层远去。

令狐星、小黑、夏禹紧随其后。

我们刚走,东皇太一闷哼一声,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捂住了胸口,脸色发黑。

“主人!?”众人面色大变。

东皇太一忙挥手,阻止众人上前,催动真力,压下躁动的气血,深深呼了口气说:“好恐怖的道器,比之混沌钟还要可怕三分,这回你们明白我为什么要服软了吧。”

“这怎么可能?天尊乃长生门之主,是长生门的天,任谁都不可面其锋芒,那区区一个年轻小子……”

“说的不错,他究竟有何等本事。”

“够了。”东皇太一摆手,示意众人别说了,他错开了话题,“你们去吧,将伏羲、蚩尤等王者召集过来,我要与他们商谈一下。”

“天尊乃长生门之主,怎能交权?何况对方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东皇太一阴冷的目光横了过去。

“不敢。”

“不敢就去。”

“是。”

众人散去。

东皇太一摸着胸口,嘴角泛起了浅笑说:“我受了伤,可那小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时,其实一战时间过去久已,在赶回房子,见到林琼等人时天色已经大亮,他们见到我回来,着实松了口气,忙询问事情怎样了。

噗嗤!

我身躯一软,一口血喷出。

林琼、齐飞等人大惊,连忙上前付出了我,令狐星亦是震惊,苦太清瞪了令狐星一眼,不满大叫:“怎么回事?你们跟过去是干嘛的,怎么能让他受伤。”

令狐星茫然:“我们不知道啊,不是刚刚还好好的吗?”

我摆了摆手:“别吵了,我没事,扶我回房间休息。”

齐飞狠狠瞪了令狐星与小黑一眼,扶着我回了房间,林琼面无表情注视着令狐星与小黑,淡淡开口:“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令狐星冷然:“你算什么东西,你还没有资格询问我。”

小黑点头:“我是跟着余晖的,不是跟着你。”

“你……”林琼气急。

聂融、苦太清、修明等人旁观,懒得说一句话。他们都明白,这些人心高气傲,怎么能心服一女子,他们心服我都是有原因的。

聂融瞥了夏禹一眼说:“他为何会来?”

令狐星说:“教我剑术的,怎么?不服吗?”

苦太清皱眉说:“喂,你什么态度,别忘了大家都是平等的,就算这家伙得到余晖首肯,给我们解释两句怎么了。”

令狐星捏了捏额头,随意挥了挥手说:“懒得理会你们,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说着带着夏禹去了别的房间。

修明等人对视了一眼,修明呵呵一笑,安慰说:“可能受到了什么刺激,以后说开了就好了,好啦好啦,大家无事,都散了吧。”

“哼!什么玩意。”林琼重重哼了一声。

聂融目光落在小黑身上问:“小黑,当时你在场,应该都看到了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快说来听听。”

小黑翻起了白眼:“我不知道,回去睡觉了。”

“……”众人看着小黑从容离去回房间,彻底无语,这三个混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说说会死啊。

我回到房间,让齐飞出房间,然后盘坐在床上,周身灵力吞吐,行大周天循环,开始专心恢复伤势,不得不说,混沌钟的威力太过霸道,纵然我有《苍穹录》画卷亦不是对手,受了很严重的伤,若非黑色灵力玄妙,又有《苍穹录》可能真的会死。

齐飞离开房间,怒气冲冲找到了正在请教剑术的令狐星,一脚踢飞了桌子,取出了伸缩棒,怒骂说:“令狐星,你怎么回事?你明知道阿晖是我们的命脉,你竟然还让他受伤,若这个时候出事,你担待的起吗?”

令狐星愕然,默然叹息说:“先坐下吧。”

“坐下,坐你妹啊。”

“你不坐下我怎么说。”

“好,我就姑且听你一言。”齐飞双目喷火,就地坐了下来。

令狐星示意夏禹稍等,将发生在殿堂的事一一说出,没有一丝隐瞒,说完后令狐星看齐飞说:“就是这样,除余晖外当初我们谁都不是东皇太一的对手,余晖靠在《苍穹录》画卷才与执掌混沌钟的东皇太一斗了个不分胜负,那时我们哪里有插手的力量,你明白了吗?长生门这片天不是那么容易战胜的。”

齐飞默然,放下了伸缩棒,半晌,说道:“我们还是太弱了。”

令狐星点头:“你说的不错,我们的确太弱了,弱的让我心惊胆颤,这次有余晖还可抵抗,可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当我们遇到和东皇太一同样的对手,又该如何?我们必死无疑,现在只有变强,变得更强,才能为他分担。”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齐飞仰起头,长长吐出一口气,抓着伸缩棒站起身来,看了看夏禹,目光落在令狐星身上,“你做得对,你做得对,是我错了,我不便打扰

,告辞。”

令狐星没有阻拦,任由齐飞离开了房间,最终化为一叹。

久久不开口的夏禹,终于说话了:“你这个朋友,不是等闲之辈,若遇得名师,稍加指点,必将震动天地。”

令狐星赞同的点头:“何止是他,余晖事务所内,没有一个普通人。”

鸡西治疗卵巢炎费用
石嘴山治疗卵巢炎方法
百色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鸡西治疗卵巢炎医院
石嘴山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