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太古帝皇 第六百九十一章:二哥出马

发布时间:2019-09-24 17:32:04

太古帝皇 第六百九十一章:二哥出马

墨雨惊住了,那身体不知不觉间倒退了几步,眸中的震惊难以缓过来,在他们三人之中最强一人就这么的死了,那他们呢?他们两个人加起来的实力还没有先前那一人强啊!

那为首男子的实力就算是他们两人拼尽全力也不一定能够战胜,却在那老头的手中连一回合都走不下来,在火焰的灼烧中,在气流的灼热之下,涣散的哪怕是连一点衣服,一点皮肉也不曾留下。

如此恐怖的力量,如此强大之力,这老头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消耗的灵力而气场减弱,反之,那嘴角的笑意正微微扬起,余光扫向姜辰时,眼中如同发现至宝般火热。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这是墨雨心中第一反应,只是,现在的他已经逃不掉了,在这老头和姜辰的眼中如同雪花般定格在了眼前,身体不知为何动弹不得,哪怕是体内的灵力也无法运转。

他已经被吓怕了,已经被老头的那一招给震住了身形。

另一个中年男子赶忙走上前,一把拉住墨雨的左手,手心之中一股强大的灵力缓缓融入后者的身躯时,也在稳定着他那躁动不安的心。

为首男子的死亡在两人的心中毋庸置疑是一个震惊,这也说明这他们的实力是不可能打得过那长老,可来已来,惹已惹,出生入死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个人是能够挑衅他们的,还没有一个人是他们真正怕过的!

就算老大死了,还有他,还有老三,两人之间的羁绊配合就不信能够对付的了眼前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

“老头!”中年男子双眉皱了起来,心中虽有震撼,可强行涌起的气魄还是让他镇定了下来,“我大哥没有动手,也没有杀你,伤害你们两人一根汗毛,可你们,你们做了什么?”

“哦?”这个时候,姜辰心中一阵笑意,他轻轻推开长老,走上前,略微无奈道:“拜托,是谁刚刚要杀我的,好像是你,还有他吧。”

“一派胡言!”老二双眉竖起,轻笑了一声,“难道不是吗?难道我说错了吗?你这小子,一个无名的修者,竟然敢在这里抢夺我们看中的资源,你这不是强盗是什么?”

血口喷人!姜辰有些厌烦,不光光是在蛮荒大陆,在那大战圣地,甚至是在这瑶池圣地之中,总归会有诸如此类的废物,可他也从来都没有后退过。

一手抬起,灵力凝聚于拳心时,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股强大而要比前几次战斗还要强劲的灵力在其臂膀之上形成了一条通体纯白的龙,绕着他的身躯,一飞而起。

“吼!”虽不为真龙之音,可那灵力之中所暗含的灵力威压还是给两人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长老微微一滞,他知道姜辰的实力不过为天尊境,丹田之中所蕴含的灵力也绝对没有面前两人所积累的深厚

太古帝皇  第六百九十一章:二哥出马

,可当他看到这白龙冲天时,看到这白龙咆哮于天地之间时,他震住了,双眸之中流露的惊讶很快一消而散,使其有些淡笑了起来。

强,果然强,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这小子是有潜力的,他是有实力的,只不过从来不显罢了,之前那一头护草妖兽会死在他的手中,他也不感到奇怪,这么一个拥有潜力的人,就算是两头,三头,他也绝对不会奇怪。

好小子,长老称赞一声,“看样子,你这小子,是想要让我给干掉这三个人,然后好找一个机会打发打发我这个老头子,从而有机会可以离开。”

“哼。”

姜辰笑了一声,“姜还是老的辣,还是被你给看出来了,不过这都是之前的想法,现在可没有了,这家伙就交给我吧,要进入你那宗门说到底还是要看实力的!”

话音刚落,在其头顶之上,那一条白龙盘绕咆哮着,身躯上的白光微微闪烁,隐约之间可以看到龙鳞的遍布,以及那周边雪花落在其身上时的蒸发。

“好!”长老点了点头,他本就想看一看姜辰的实力究竟如何,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被这小子给摆了一道,等到日后在宗门里再好好的收拾收拾他!

虽是这么想,可在他的心中这姜辰依然是宝,他怎敢真正动手?

老二轻蔑一笑道:“哦?竟然会是你站出来,这都让我感觉到有些惊讶啊。”

“二哥,这小子的实力也强,你可千万不要大意啊!”墨雨紧张道。

老二不以为然的瞪了墨雨一眼,“哼,你以为我是会大哥吗?不知敌人的实力弱小,不知敌人灵力强度多少,就贸然前去,最后成了一个尸骨无存?你好好看着吧,看看你二哥我是怎么收拾这小子的!”

听到二哥的话,墨雨忽然静了下来,眼中凝视着老二那一副淡然的双眸,有些疑惑,可看向姜辰身后那正咧嘴一笑的长老时,后背一阵发凉。

“小子,别怪我了!这可是你自找的!”老二大笑一声。

姜辰不屑一笑,“在这世间就是因为有了你这等废物的存在,才会侮辱了整个空气,我不过就是将你从这世间抹除罢了。”

“猖狂的小子,接招!”看到姜辰的表情,老二不再多言,眼前这小子在他的眼中早已是一个死人了!

左手刚刚抬起,一股飓风般强烈的震动从其身旁呼啸而起,两团青色的光芒在他的手掌上剧烈闪烁着,眼中的杀机骤然已起,咆哮的雄狮似乎在他的身后渐渐显形,那一双金黄色的双眸使得他气息骤然大增,一股苍茫野兽的气息震动四周。

在脚下的雪地化成贫瘠,在眼神一凝时,他口中轻赫一声,“狮王咆哮!”

姜辰倒退了几步,光是从气场上,他就已经输了一筹,怎可在力量上输!

“之所以猖狂,那也是需要本钱的!”

他沉声道,手掌向天,轻轻一指,盘身翱翔的巨龙仰天长啸,身上那龙鳞之光闪烁而起,一股刺眼之力在它那一双龙目之中大放,巨长的身躯朝着那老二的雄狮拳奔腾而去。

一龙一狮,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在此相撞。

长沙治疗卵巢炎费用
丽江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乌兰察布治疗宫颈炎方法
济南糖尿病医院看病如何
黑龙江虹桥医院大概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